年龄: 户口所在地: 婚姻状况:

情感随笔:爱情会让你生病吗?

发布时间:2013-11-19

爱是人类不变的追求,变的是对爱的解释。爱的表达方式、爱在日常生活中的意义,这些从来都不是不可改变或一成不变的。不同类型的爱以及它们所象征的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无论传统派人士喜欢怎样告诉你。
  
  浪漫的爱情真像先哲柏拉图所说的那样是精神疾病,演绎着一个以死亡亦或人类的最高成就作为结尾的故事吗?
  
  “爱”这个字在字典里有21条释义。每位女性生命的中途,都会面临一个年龄,那时的她开始猜疑自己连爱这些字面上的诠释都没有理解。从古希腊的哲学家苏格拉底(Socrates)一直到当代美国传奇盲人歌手史提夫·汪达(StevieWonder),无数的诗人、哲学家、剧作家还有流行歌手都对爱有说不尽的感慨。
  
  爱是甜蜜的事情、是一朵红红的玫瑰;爱是战场、毒品、错觉、错乱。爱是问题的答案,又是问题的本身。爱是令你心宁神定的芳香之气,又是穿透人心的丘比特箭。美国语言学家门肯把爱比作知觉麻醉;诗人济慈写到爱是他的宗教;莎士比亚称爱为妖精、恶魔、亘古长明的塔灯,烟雾,火灾,海洋,疯狂,发烧,难以入喉的苦味;爱像雨后阳光,直而不曲。
  
  在各式各样的爱当中,浪漫的爱情是最复杂而又最令人费解的。它可以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冒出来(而且带给你最不合适的对象),它可以把你从狂喜的巅峰抛向绝望的深渊,它一会儿向你呼啸而来,转瞬间却像镜面上呼出的气息消散无踪。是它驱使你将余生献给另一个人,但是几年之后,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竟然丝毫记不得那最初的狂喜。爱情是如此的令人困惑,有时你想索性放弃一切爱情的烦恼,转而潜心研究宇宙,或宏观经济学,或其他一些比爱情轻松的事情。
  
  有些生物学知识在此是有益的。爱情的第一场阵痛就让你身陷烈性化学鸡尾酒的影响之下:血管内多巴胺(和它相比鸦片就是阿司匹林了)来去匆忙。尚觉不够热闹的附件激素(加压素和催产素的完全混合物)肆虐盛行于你的全身。这些发现大多是通过对草原田鼠的大量研究发现的。草原田鼠和配偶相伴一生,终日体贴地为对方梳理打扮,双宿双栖,极力避免发生外遇,生活作风相当正派。
  
  女人会说,但愿男人都像草原田鼠。但是,要是希望男人都是马匹的话,女人都该是戈黛娃夫人了(LadyGodiva)。
  
  除了爱情那化学棍棒效应,还有个所谓的微脑问题。核磁共振(MRI)扫描显示,堕入爱河所激活的只是大脑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区域,远比操作重型机械时所激活的要小得多。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用颇似挖苦的口吻评论说:特洛伊的美人海伦能够仅凭被她激活的这么有限的脑皮层区域,居然能使上千艘战舰集结发动起来,想到这不得不令人神往。
  
  因此要记住紧要的是,当你恋爱选择配偶的时候,你仅是在凭借认知功能的小部分做出一项攸关余生的重大决定。被爱情所激活的这小片大脑皮层正是被可卡因所激活的那片区域,这就意味着你选择人生伴侣,移居到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然后决定生许多孩子,这一系列的决定和你决定享用非法毒品导致彻夜胡言乱语所用到的大脑皮层区域是完全相同的。
  
  柏拉图曾说,爱是一种精神疾病。现代研究人员纷纷表示强烈同意,并将爱分类为一种神经错乱,重复着心理学家多年以来一直对哭泣的患者的忠告。(有一些精神科医生拒绝为爱情病痛的早期患者治疗,因为患者太过疯狂不能专注于一件事上。)目前,科学家们正风度彬彬地展开一场学术争论:爱是否更类似于躁郁症的躁狂阶段,还是更类似于强迫症中显现的特征。
  
  还有一种思想学派坚持认为爱是一种文化现象。正如法国伟大的愤世嫉俗的拉罗什福科说过:“如果人们没有听说过有关爱的谈论,就不会恋爱。”文化业持续着它连发轰炸般的势头推崇着浪漫爱情的力量和荣耀,但似乎好奇的是迄今为止那么多的伟大爱情故事-比如凯西和希斯克利夫,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爱洛绮斯和阿贝拉,兰斯洛特和关妮芙之间的爱情都是以灾难结束(如果不算死亡和屠杀的话)。如果我们真持怀疑态度,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恋爱’应被视为现代女性最伟大和最费时的愿望”这一观点只不过是一场妄想。
  
  只有在爱情化学阶段的疯狂渐渐平息之后,你才能够识别这份爱情是否是真实的。如果是真实的爱,它会转化为深沉而又稳定的爱,帮你度过困难的日子、金融危机、以及那些编织生活的点点平凡小事。这就是为什么50年的老夫老妻总是说和最好的朋友结婚。
  
  崇高爱情的神秘之处在于,它没有早期精神错乱的痕迹。它不会令你在不适宜之时想剥去心爱人衣物;它不是那种想独创二人世界的野性冲动。相反,它是一种深切的情爱,令你欣赏外人视若无睹的独特气质而秋波盈盈,领会他人没能听懂的笨拙笑话而前仰后伏。这种爱是由千百块细微的记忆瞬间砖砌而成的。它是这么撩起的一种感觉:每当你读到报上一则趣闻,在街上遇见一个滑稽怪人,或者无意中听到只言片语,你下意识中世上只有唯一的那个人是你必须倾诉分享的,这就是那种感觉。它不是奢侈的酒店套房,不是观赏日出,也不是遥远都市的冲动一游。它不是电影院里一屋漆黑中看到的经典片段;崇高爱情是在默默无闻的平凡之中找寻浪漫:只是因为那个人会修水龙头,你的内心就会油然而增的一股爱慕。它也许不像那一切为了爱而丢失世界的爱情那么经典,或像是“我想将你比作迷人的夏日”这些诗句世代传颂,但它绝不会令你的心碎掉落一地。
  
  爱可以是疯狂的、美味的、惊心动魄的;它可以让你觉得好像身体的每一个原子都跳着舞。它可以带回你淡忘的青春,让你回想起遗忘了的梦想,重新燃起破灭了的希望。只是它需要附上一个忠告,一个健康的警告,一个不浪漫但执着理智的声音。所以,下次你一旦恋爱,你应该记住,在那些爱情初期的日子里你是有点疯狂的,明智的话就避免任何冲动的决定。
  
  爱情的危险
  
  我们指的不是那种明显令人心碎的危险-廉价的背叛,破碎的承诺-我们指的危险是:当明智受过教育女性陷入教条的束缚,固守着现代女性终极目标就是浪漫爱情的信条时,潜伏着的黑暗无知的危险。每天,成千上万的电影、书籍、文章以及电视节目反复输灌着这个信念-如果没有恋爱,生活如同荒漠。
  
  然而,就像一只充满智慧的老鼠在壁脚板之后发出吱吱的声响,也有妇女接受这种颠覆正统的想法:也许这高高在上的爱情不见得就是通往绝对幸福这一天堂之路。她们的阅历经验开始发挥作用,她们观察到在爱慕和性的迷雾之中结婚的夫妇,十年后,却在互相摔碗,为些微的财产而激烈争吵。
  
  我们认为:自从人类老祖宗的洞穴时代以来,赋予爱情以特权使其超越于所有其他之上,笃信它是人类幸福必不可缺少、不容置疑的组成部分,这纯粹是一个陷阱圈套。自从车轮发明以来,每个人类的心灵都深切渴望着属于它的另外一半,这个构想真是一个神话。
  
  爱是人类不变的追求,变的是对爱的解释。爱的表达方式、爱在日常生活中的意义,这些从来都不是不可改变或一成不变的。不同类型的爱以及它们所象征的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无论传统派人士喜欢怎样告诉你。
  
  因此,“爱情女人的最高要求,没有爱情女人在某种程度上讲只能算是半个人,如果她对此有质疑,那她就是在反对人类所有的历史”,所有这些所谓的现代观念都是经不住检验的。它不是由上帝颁布刻在石上的伦理十诫中的一诫,它是人类的想法,而人是容易受到引诱耳根发软的,有时甚至还会完全是非颠倒。

男会员女会员

中国互联网备案号:沪ICP备10204474号-1 上海市金山区民政局许可证编号:沪金民民证字第2005008号

技术咨询以及BUG反馈:13002183586@qq.com

版权所有 金海岸婚介所    Copyright 2005--2013